机座号:梅州有两“人境庐”两“父子进士”

来源:https://www.ll-nano.com 作者:景点攻略 人气:105 发布时间:2019-05-16
摘要:大家都知道人境庐是清末爱国诗人、诗界革命一代宗师黄遵宪先生的故居,坐落在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东郊周溪河畔,与中国客家博物馆连成一体,成为知名景点。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人境庐”是清末爱国诗人、诗界革命一代宗师黄遵宪先生的故居,坐落在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东郊周溪河畔,与中国客家博物馆连成一体,成为知名景点。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大埔县湖寮镇双坑村,也有个颇有故事的“人境庐”(下图),而且这”人境庐“出了”父子进士“。

  其实,老早就想写除黄遵宪先生外的另一个“人境庐”的文章了,我和肖根平主任在10多年前(2004年)就专程赶到双坑村探究大埔的“人境庐”,只是由于看到的“人境庐”只是一个较为破败的老土屋,除了“人境庐”三个字有着深厚历史外,这个用土木垒起来的农家屋几乎和村子里的其他建筑没有什么不同,名气更无法与黄遵宪先生的“人境庐”相比,就没有动笔去写,一堆资料也就一直闲置在书柜里。

  今天有空(2016年6月22日),也就搞个闲话“双坑人境庐”吧,虽然掌握的史料比较少,一些说法也不一定准确,特别是现今离当时采访时间也较长,一些访问已经记不太清,但希望抛砖引玉,让更多知情人为我们一解“双坑人境庐”之谜,也希望有识之人或有关部门能够重视这一宝贵文物古迹。

  何如璋于咸丰十一年1861中举,同治七年1868中进士,翰林院侍讲、二品官员,1876年充任出使日本大臣,中国首任驻日公使。

  何如璋其实是黄遵宪广义上的老师,2002年出版的《黄遵宪师友记》就有提到。

  据记载,清政府向日本派出以何如璋(39岁,李鸿章推荐)为公使的外交使团(这是中日关系史上的第一次),何如璋临行前奏请清庭任命当年考取举人、比自己年轻10岁的同乡黄遵宪为驻日参赞,随行的还有沈文荧等人。

  以何如璋为首的使团此后驻日四年有余(除东京外,增设了横滨、神户、长崎三处领事馆),他们悉心查访日本的民情政俗,深入考察日本明治维新,力倡容纳西方科学思想以改造中国传统文化和改变封建专制,渴求强国之道。他们笃邦交,争国权,为促进中日文化交流和两国人民的友谊所绘写的多彩篇章,直至百年后的今天仍被世人称道。

  何如璋写下了一部书叫《使东述略》,率先详细介绍日本三权分立制,主张效仿明治维新谋求强国之道。2010年3月,天津人民出版社结集出版了《何如璋集》,该书是何如璋著作首次结集,填补了中国近代史资料文献和清人别集的一项空白。

  后来,被称为“中国近代卓越外交家、启蒙思想家、改革家、著名爱国诗人”的黄遵宪先生撰写了著名的《日本国志》《日本杂事诗》《人境庐诗草》等,其中《日本国志》和这四年多考察的成果分不开。

  黄遵宪先生的著名诗集《日本杂事诗》,在某种程度上“承袭”了老师何如璋《使东杂咏》的创意,都是记述出使东洋所见所闻和驻日后作者所领略到的日本风土人情等方方面面的诗歌。

  何如璋次子何士果(何寿朋,汕头《岭东日报》的创始人、民国参议员)在光绪二十三年中进士,成为明朝万历年间出了“父子进士”(饶相和饶舆龄)之后300年,大埔出现的第二例“父子进士”,只是何如璋父子不是同时被钦点进士而已。

  上图为:父子进士牌坊,又称丝纶世美牌坊,位于大埔县茶阳镇大埔中学校门口,建于明朝万历三十八年(公元 1610年),距今400余年,是明政府为纪念当时父子同中进士,父亲饶相(江西按察副使),儿子饶与龄(中书舍人)而建的。

  何如璋与黄遵宪均敬仰陶渊明,出使日本时,他们取“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之意,约定回乡各自兴建一座“人境庐”,两人请日本书法家大域成濑温分别用隶书、楷书题匾。黄遵宪特别提议在何如璋屋名的隶书“人”字的捺上加三点,以表何如璋先生在年龄上、学位上、职衔上“三者”均在其之上。

  1884年春,黄遵宪先生在梅州亲自设计建造“人境庐”,“人境庐”牌匾就是当年日本书法家大域成濑温所题写,就是取意于“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之名句,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此“人境庐”建筑精巧,布局合理,里面有会客厅、书房、卧室、藏书室、无壁楼、五步楼、十步阁、息亭、花坛、假山等,藏书室内有黄遵宪的各种著作和读过的书共8000多册。1980年,政府拨出专款,并得到香港嘉应商会大力资助,进行全面修复,1985年被列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893年,在离梅州80多公里的大埔县湖寮镇双坑村,相隔黄遵宪先生兴建”人境庐“10年左右,也兴建起了个“人境庐”(下图),不同的是,”人境庐“的“人”字右边“捺”上有三撇,这也就来自于当年黄遵宪先生的”特别提议“。

  大家知道,何如璋因”马尾海战“遭弹劾革职后,与张佩纶一起充军张家口,在张家口度过近四年流放生活。1888年秋赐返回故土,主讲于潮州韩山书院。光绪十七年(1891年)病逝,享年五十四岁。

  是想,当时的何如璋哪有时间和精力,或者钱财回老家大埔双坑兴建”人境庐“?哪有什么条件、哪有什么心情享受”而无车马喧“?

  双坑村“人境庐”是一座客家府第式灰墙黑瓦土木结构,建筑面积约280多平方米,门楼、两侧厢房和厅堂与天井组成”回“字型,房屋坐西向东,恰处于大埔县双坑村田心之中。厅堂墙上挂有何如璋生平、故事图文,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有一张照片是何如璋与黄遵宪在1878年于驻日公使馆前的合影,只是已经模糊不清。

  公祠左右两侧有书斋“日新书屋”和“耕经别墅”,与“人境庐”“通奉第”“宫第”呈“器”字形有序排列。

  “通奉第”是光绪二年(1876年),清廷诰授何如璋为“通奉大夫”,故特建此第。

  “茂塘公祠”据说是由何如璋先生的一个夫人茂德婆在清嘉庆10年时兴建的,距今有200多年历史。

  据何如璋在大埔的两个孙子何欢言、何恒封及曾孙何慎赞亲口说,他家的“人境庐”牌匾和黄遵宪先生的”人境庐“牌匾都是日本人写的,当时父辈兴建“人境庐”之时,确实也是遵照爷爷何如璋的意愿,只是由于资金不足,也没有什么独特设计,建成了客家特色建筑。

  ”人境庐“大门门楣两边各配有“天章召见”和“改容听讲”两幅壁画,故事可能有所指,就是想通过两幅壁画典故希望清政府当权派能回心转意,纳谏图强,表明自己的爱国忠君情怀。

  当时已经70多岁的何欢言和何恒封对笔者说得最多的是他们的爷爷何如璋先生。

  老人们向记者讲述了何如璋先生幼时“牛角上挂书读书”的故事:乳名行扬,字子峨。自小聪颖而又勤奋好学,13岁时,因家贫辍学,便牛角挂书牡读,其姑父名宿陈芙初,嘉其志,诏令从学,咸丰六年(1856年)十九岁成为县学生员,1861年24岁中举人,1868年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后为编修。光绪二年(1876年),何如璋授二品顶戴,衔授命出使日本,于次年十一月下旬出国,驻日四年半。

  何如璋的儿子何士果也中了进士,不少宗亲提议在当时茶阳县城建石牌坊以示荣耀,但何氏父子谦恭为怀,淡泊名利,不同意建石牌坊,故此“父子进士”鲜为人知。

  据老人们还回忆,1927年农历八月廿三,贺龙、叶挺等“八一”南昌起义的主力部队经双坑过恭洲去潮汕会合,以“宫詹第”作司令部,住贺龙、叶挺等,其他人分住“人境庐”“耕经别墅”“通奉第”和“关帝庙”等处。入乡当日,家族长者于“茂塘公祠”迎贺龙、叶挺等人入座喝茶并商谈部队住宿事宜。

  一些亲属后辈返回住在大埔双坑老家,是因为何如璋先生的原配夫人杨金一直住在双坑村,也有一些亲属后辈是何如璋先生带回双坑村居住的。后来随着时势发展,一些后辈又走向海外经商或居住。

  特别是经历百年风雨,年久失修,屋宇凌乱破败,杂草遍地,不禁令人唏嘘。非常渴望政府与相关部门对这难得的名人名屋进行维护、整修,甚至可开发为景点,与梅城”人境庐“相得益彰,让游人前来探究两个”人境庐“、两个”父子进士“的一段佳话。

  何欢言和何恒封老人给我们拿出了《何如璋传》和《何如璋专辑》,给我们看了很多相关史料和一些文物,还特意给我们看了他们保留的非常珍贵的“圣旨”。

  “圣旨”摊开来有几尺长,上面可清晰地看到“同治”等字样,这和电视上演戏用的短短的“圣旨”有很大的差别。

  老人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因为年久且未保管不好,“圣旨”已经出现溃烂。他们非常希望政府或有关部门能够关注“何如璋故居”,以及收藏这些保留下来的文物,可以为相关人士或专家了解和研究大埔文化史、客家人物史乃至中国近代史提供更多的史料,也可和双坑村的其他古建筑和历史名人串联起来,作为一个乡村旅游景点进行建设。

  上图:何如璋仕途返乡,为小时候读书之地文昌阁写了横额“仰之弥高”,在旁边巨石上写了“小有洞天”四字

  最为可惜的是,至今我们还没有重新回到双坑村再看一下“人境庐”,也许现在又有新的变化。

https://www.ll-nano.com/jingdiangonglue/842.html

最火资讯